77878世外桃园正版藏宝图论坛沂水维新 大道维和——新沂历史文化

时间:2020-01-20         浏览次数

  小喜通天报,http://www.jmks7.com新沂博物馆副馆长张浩林认为:花厅遗址出土的琮形锥形器相当于巫师作法时通天的神柱,它代表古代先民祈求通天的一种思想,表明沟通天与地、人与神、社会与自然,从而达到天地人神之间最大的和谐。这种“天人合一”思想的基本之义,就是后来中国高度发达的礼乐精神的最初来源。

  花厅文化神秘衰亡之后两百年,中国历史进入原始民主制的最后辉煌时期尧舜禹时期。在这个历史阶段,与花厅文化一脉相传的礼乐制度开始在沂沭平原上起源,为新沂几千年的历史发展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基础。

  在新沂市马陵山东麓、沭河西岸有一个自然村落,叫做土城村。当地故老相传,这里就是东周时期一个子爵诸侯国钟吾国的都城所在地。

  关于钟吾国,历史典籍的记述仅有只言片语。《春秋左传》记载:鲁昭公二十七年,“吴公子烛庸奔钟吾”;昭公三十年,“吴子执钟吾子”,西晋杜预注曰:“钟吾,小国”。然而,对于对中国古代文明和东夷文化深有研究的专家学者来说,这个小国的名称却与礼乐制度起源的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钟”,在古代乐器中居八音之首,其声大气磅礴、洪亮悠远。从夏商周三代到春秋战国,钟都是宗庙或宫廷举行典礼和宴会时所用的礼乐重器。专家考证,早在石器时代,钟就已经出现。而在远古东夷族的传说中,钟是尧舜时期一位名叫垂的人所创,后来舜将它发扬光大,使之成为承担礼乐教化的重要载体。

  根据古代人以国名、地名、职业名或父祖名为姓氏的习俗,从这个时期起,一批制造、管理和使用钟的工匠、官员、乐师就以钟为姓,逐渐形成钟人这支特殊的氏族。后来,钟人部落日益发展壮大,大约在夏商时期,他们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小方国,位于今天山东省临沂市,称为钟离国。

  到了西周初年,周公旦“内弭父兄,外抚诸侯”,出兵东征,征服了徐、东、熊、盈、攸、丰、奄、蒲姑等东夷诸国。失去生存空间的部分东夷方国被迫南迁到淮河两岸。有学者猜测,钟离国大部分国人远迁到安徽凤阳地区建立国家,仍叫钟离国。而另一部分钟人则停留在土肥水美的花厅故地马陵山地区,自称“钟吾”。在东夷方言中,“吾”是语尾,属于语气词,没有实指,如徐人自称“徐吾”,徂人自称“徂吾”。“钟吾”,翻译成现代的语言,就是“我们钟人”的意思。

  远古钟人是礼乐制度的创始者之一,也是其不断蓬勃发展的见证者。在定居花厅故地的近千年里,他们继续秉承先辈们所创设礼乐精神与传统,刀耕火种,男耕女织,稳步跨入代表更高文明程度的奴隶制社会。在沂沭河两岸,这一时期的文化遗址星罗棋布,出土器物种类繁多,精巧细致,代表着这方文明绵延不绝的强大生命力。

  在古史中,钟人与淮河流域的东夷族大国徐国同属嬴姓,有着共同的祖先和文化血缘。公元前1000年前后,代表东夷文化势力的徐国开始兴盛,到徐偃王时期,割地而朝者36国。徐国的壮大和东夷文化的复兴引起周王朝的恐惧,公元前963年,周穆王命楚国举兵讨伐。徐偃王生性仁义,不忍让百姓遭受战争之苦,便弃国而走,定居在沂河以西的徐山之下。为彻底瓦解东夷势力,周王朝沿用周公旦分而治之的遗策,将徐国划分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国。而钟人也大概在此时接受周王朝策封,正式建立子爵钟吾国,定都吾山,疆域包括今天宿豫和新沂的大部分地区。

  此时,在一个相对统一的疆域里,周人已经将中华民族独有的礼乐文化发展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高峰。在建立和遵守国家秩序的大型乐章中,周王朝希望华夏大地上的每一个接受其统治的邦国与人民都能发出最和谐的乐音。建国后的钟人最终打破了地区文化的分野,把来自中原的先进文化融入到自已的传统文化当中,不断揉合、淬炼,从而形成了与中原主流文化并行不悖、和而不同的新的文化传统。

  在钟人的观念中,仁而好礼是首要之义。礼的本质是强调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长者还是幼童,每个人都要遵守社会为不同层面的人制定的道德规范。但在更广泛的社会范畴里,人与人之间乃是和谐统一、万众一体的关系,要像天地万物自然运行一样,以天心为已心,以天德为已德,努力做到君臣上下莫不和敬,同族老小莫不和顺,父子兄弟莫不和亲。

  西周末年,华夏大地开始进入政治、经济、文化的重新大调整。在这个史家称为“礼坏乐崩”的混乱时期,曾经享有“礼乐之邦”、“君子之国”美誉的钟吾国、徐国等小国却最终也没有抵挡住强权。

  公元前515年四月丙子日,侠客专诸刺死吴王僚,公子光自立为国君,是为春秋五霸之一的吴王阖闾。吴王僚的两个弟弟烛庸和掩余听到消息,分别逃到钟吾国和徐国寻求保护。其后,吴王阖闾以藏匿吴国罪人为借口,命大将孙武、伍子胥兴师伐罪,征讨钟吾国和徐国。面对亡国灭种的巨大压力,钟吾子和徐君章羽十分仁义,他们毅然放走了烛庸和掩余。公元前512年,恼羞成怒的吴人“执钟子”,水淹了徐都城。从此,绵延千年的钟吾古国文明永远地消散在历史的漫漫黄尘之中。

  钟吾国虽然灭亡了,但随着灵动睿智的吴越文化、重礼尚义的齐鲁文化和浪漫剽悍的楚文化等异域文化不断涌入,以传统礼乐文化为根基的新沂本土文化实现了更高层次的飞跃,“包南孕北”、“吐故纳新”、“兼容并蓄”的多元文化特质初步形成。历史似乎为迎接下一个历史大潮的到来,已经精心做好了准备。

  公元前232年,又一位威武不屈、救人危难的热血男儿诞生在钟吾国的故土上。他,就是后来威振天下的西楚霸王项羽。史志记载,项羽出生于秦代下相城北六十里,即今新沂市马陵山风景区附近。今天,在马陵山东侧的沭河两岸,依然遗留着“相庄”、“龙滩”、“虞姬沟”、“项梁墓”等众多与项羽有关的历史遗迹和美丽传说。

  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一统四海,钟吾国故地分置下相、司吾两县。其中,司吾县设在钟吾国中心区域,为东海郡38个县级行政单位之一,设有县长、县丞、县尉3人,吏员41人,亭长12人。

  司吾县是小县,880066香港开马 叫响“传统中国年”,其地仅有12亭之多,但其得天独厚的礼乐文化传统使得注重人道、以农为本的思想更易深入民心,老百姓乐于耕作、安于耕作、勤于耕作,从而较大程度地促进地区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着经历漫长的征战、创痛和牺牲的钟吾故地再次走向昌盛。

  公元前9年,司吾县一个叫做北宫宪的县尉押送了一批罪人到当时的边地上谷郡戍边,以防御外族的侵犯。这是司吾县留存于世的唯一有文字记述的历史事件,它有力地说明了曾经与中央王朝对抗数千年的沂沭平原上的东夷族人,经过漫长的交流、吸纳与融合,在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等各个方面已经融入了大一统的中央帝国,爱中国与爱家乡一样,都是沂沭人民道德伦理与精神观念的首要选择。